第248章 未曾忘记的往事-冷情总裁在线无弹窗阅读-丝雨系列全套32部-丝雨系列图片网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8章 未曾忘记的往事
    第248章未曾忘记的往事

    “凌泽,我听说有几个股东把股权给让了出来是不是真的?”

    顾芊芊听到听到风声赶紧跑来找凌泽,那几个人她可是认识,跟张澜走的可是很近。

    凌泽正低头签着文件,顾芊芊瞟过去竟是股权转让书。

    “乔宇,后续的交给律师去处理!”

    “好的总裁。”

    凌泽这才回答顾芊芊刚才的话,“是有几个。”

    “为什么啊!”顾芊芊不解,“张姨她同意了?”

    凌泽唇角上扬,张澜同意才怪!

    两人刚提到张澜张澜已经推门而入,脸上的神情十分骇人,她看到顾芊芊的存在,径直冲凌泽走来,手里的提包更是朝凌泽扔了过来。

    “嘭!”东西砸到了办公桌上。

    “张姨好大的火气!”

    凌泽神色冷冽,眸子沉沉脸上早没了笑意。

    “你不是说那事过了吗?过了你还会逼迫他们交出股权!”

    这事来的突然做的狠绝,等到她收到消息的时候凌泽已经把这事给办完了,真是可气至极!

    “张姨,我说的是你可以过了,他们我可没承诺过。再说了无论从公司的发展还是上次的事件来说,我都不觉得他们还有资格坐在董事会上发表高见!”

    “凌泽,你少在这儿说的冠冕堂皇,你不就是想独自揽权将我踢出董事会嘛!”

    “张姨,”凌泽正色道,“以我现在的能力随时可以让你退出,我也不用冠冕堂皇,这公司上下谁不知道我们不睦许久,我要是那样做你今天就不会出现在这儿!”

    “你!”张澜怒极。

    凌泽说的是事实,她在公司已经失去了绝对的优势,可这不代表她会被凌泽牵住鼻子走!

    “凌泽,别以为你不这样做我就会感谢你,不可能!”

    “我从不敢奢望你的感谢!”

    凌泽脸上一抹讽刺笑意,“张姨,我这么做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我大哥!”

    “别提他!你不配!”

    张澜以往的形象也不顾了,歇斯底里的张狂着。

    “凌泽,你没有资格提到他!他是我最好的儿子,我最优秀的儿子,而你,不过是个私生子,这个身份你会顶着一辈子!”

    顾芊芊站在一旁插不上任何的话,她就知道依照张澜的本事怎么可能会同凌啸天耗一辈子,原来左不过爱恨情仇,她对凌啸天的恨已经转嫁给了凌泽,她以为是凌泽夺走了她儿子的一切,可她为什么不想想凌泽何尝不是受害者呢。

    张澜走了,她发泄后的怒火却要让凌泽来承受。

    “凌泽”

    顾芊芊走上前轻环着他。

    凌泽头趴在她的怀里良久然后闷声道,“芊芊,我想去看看大哥。”

    “要不要我陪你?”

    “不用了。”

    顾芊芊虽然担心凌泽可还是没有跟去,她不知道年幼时的凌泽是怎么看待他们家复杂的关系的,不过看他现在这样想必那个让人提及就夸赞的大哥内心也如同凌泽一样带着不能触摸的伤痛吧。

    记得上一次是透着玻璃看的大哥,不知道以前的他是怎么样的帅气,应该会同凌泽一样帅的,毕竟是兄弟,也不知道霍霍对凌渡了解多少,改天去问问他。

    医院的走廊里,凌泽止步不前,病房里的人挂着呼吸机“滴滴”的机器声响异常的清楚。

    换上一身隔离服凌泽走近病床上的人,瘦骨嶙嶙的人血管清晰可见,病态的容颜早看不到曾经的帅气,那个他记忆中总是温和笑着的人此刻犹如一个冰冷的尸体,生生牵扯着他的思念。

    “大哥,我来看你了。”

    凌泽努力保持平静,只是无法控制的哽咽让他的心更疼了。

    每次来他都会坐上几个小时,这是他和大哥的时间,就像从前的幼年,两个男孩在树下玩着玩具,明明是亲如兄弟却陌生的连个外人都不如。

    他不爱说话,总是表情木讷。大哥起初也很谨慎,后来他把自己的玩具递给凌泽,那个时候大哥并不知道凌泽是他的弟弟,他以为凌泽只是来家里做客的。

    可是凌泽知道,在他到凌家别墅之前她的妈妈告诉他的,妈妈说那个比他大一点儿的是他的哥哥叫凌渡,妈妈说哥哥是个特别可爱的男孩,聪明又善良。

    只是妈妈不知道,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到他的大哥,在好几天以前,有个阿姨带着大哥曾经出现在他的面前,只是那个时候他们谁也没有说话。

    原以为那天去了凌家别墅以后他和大哥就会常常见面了,可是事情总是出人意料。

    他和妈妈还是住在外面的家里,他的爸爸总是偶尔会来一次,而那个张姨时常会来大闹一场,只有他的大哥再没有出现过,听说他出了国。

    从那以后大哥就是他爸爸嘴里的存在,听说他很厉害,听说他学习很棒,听说他又得了奖,听说他将来会接掌凌氏,听说,全都都是听说

    他唯一记得的就是大树下一脸笑意的哥哥,他说我们以后就是好朋友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哥是否还和当初一样这样的认为?

    “大哥,你有恨过我吗?”

    “你明明就要回了接管凌氏了可是为什么突然失踪了?我曾经收到的那一封信是你寄给我的吗?你说要好好的,我挺好的,为什么你不能好好的呢!”

    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一个男人的悲伤在兀自流动着,他多希望床上的人能回答一句,可是他连病床上的人是否知道他的存在都不敢确定。

    时间慢慢的过去,屋子里的阳光渐渐消散,凌泽起身为大哥掖了掖被角,枕头下露出的相片一角吸引了他的目光。

    zhào piàn上的人真的很优秀,只是一眼凌泽就能判定。凌渡依旧是那种温和的笑,像是阳光般灿烂,像是冬日的暖阳一样的温暖。不像他自己,冷情又落寞。

    这是张澜放在这儿的吧,除了她还能有谁呢?就连他们共同的父亲都不会或者不敢常来,这世上只有母亲才会这么有心了。

    “大哥,公司里的事你会怪我吗?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呢?如果是你张姨肯定会支持的吧!”

    凌泽自问自答,轻轻叹了口气他把zhào piàn拍了个照放回了原位。

    “大哥,我不会让你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