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大雨倾盆下的那抹红-冷情总裁在线无弹窗阅读-丝雨系列全套32部-丝雨系列图片网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9章 大雨倾盆下的那抹红
    第249章大雨倾盆下的那抹红

    天气瞬息万变,本是大好的晴天一瞬间乌云密布。黑压压的云彩大片遮住了城市的头顶,雷电过后大雨骤然而至。

    顾芊芊早早就回了家,小包子怕打雷,所以她领着他在房间里玩。

    门外的大雨不停的冲刷着路面,这样的天气里行人早早就躲进了房间避雨,谁又会留意凌泽公寓外有没有人在等人。

    林珊今天穿了一身亮眼的大红色,描绘的精致的妆容来到凌泽的公寓,她有想过要进去,可是她也知道有顾芊芊在她和凌泽就不可能有独处的机会。

    所以她站在这儿等,本想着能等来凌泽,却不期然等到了一场暴雨。

    “林珊,你今天的狼狈都是顾芊芊给你的,所以你决不能放弃!”

    林珊攥着拳头神色狰狞,望着面前的房子她发誓有一天一定会光明正大的住进去!

    顾芊芊在卧室里听着外面“哗哗”的大雨担心凌泽,拨通他的diàn huà知道他马上就要到家这才算是安心。

    “小包子,爸爸一会儿回来了。”

    “爸爸!”

    小包子兴奋的拍手,更是一溜烟跑出了卧室等凌泽。

    “小家伙,机灵鬼!”

    顾芊芊跟在他背后嗔笑道。

    凌泽开着车缓缓驶到家门口,刚拐个弯过来眼前的红影吓了他一跳。

    这是谁站在了他家的门口?这么大的雨又为什么不进去呢?

    凌泽开着车灯晃了晃她,林珊顺势看了过来,凄惨的模样简直不能细看。

    “林珊!”

    凌泽打开车门跑了过来。

    “你在这儿站着做什么!快进屋!”

    “不。”

    林珊拽住他满脸悲戚。

    凌泽见她执意不进家只好先把她拉到车里去,“林珊,这么大的雨你又做什么?你的伤还没好就不要”

    凌泽的话卡住了,林珊正双目含泪的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凌泽终是无力道,“我送你回去吧。”

    “嗯。”

    对于这个回答林珊是满意的,只要凌泽还在心疼她她就还有机会,只要她把握的住凌泽照样会是她的!

    至于顾芊芊林珊也算是有了点儿了解,她是不会容忍凌泽在两个女人之间周旋的,她要逼的顾芊芊主动离开凌泽,而让她这样做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凌泽,还有一个就是小包子了。不急,慢慢来。

    “刚才咱们门外好像有个人来着,”保姆摇着头自言自语。

    “有个人?是凌泽吗?”

    “不是,是个红衣服的女人,这会儿我再看就没影了。”

    “可能是路过吧。”

    顾芊芊没怎么在意,倒是凌泽说了就到家,都这么一会儿了也没看到人影,真是怪了。

    再把diàn huà打过去凌泽又说可能晚一点点到家,顾芊芊正在疑惑呢,从那头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喷嚏声。

    “你身边有人?”顾芊芊问道。

    凌泽看了眼林珊“嗯”了下,并没说是谁。

    顾芊芊静默了一会儿什么也没问就挂了diàn huà。

    “她生气了?”林珊假装好心的问着凌泽,“要不要你打过去解释一下。”

    “不用。”

    凌泽都说了不用,林珊更不会追着让他去,周身发冷的她忍不住缩在一起瑟瑟发抖。

    等到了她家,林珊的脸已经发热了。

    “林珊,林珊!”

    凌泽把她抱回了房间,随后又让保姆给她换了身干净衣服。

    “林珊,你发烧了,不行我们去医院吧。”

    “不,我不去,我再也不要一个人呆在那个地方,凌泽,你陪陪我,陪陪我!”

    林珊拽着凌泽的手不松开,真怕他会趁着自己睡着了溜走。

    看着她情绪激动,凌泽也不忍现在就走,索性答应了陪她。

    “你先睡会儿,有事叫我就行。”

    “不,别走!”

    林珊让凌泽坐在床头自己枕着他的腿,如此便安心不少。

    “泽,有你在真好,我就不怕了。”

    林珊兀自说着,可是凌泽的心已经飞走了,顾芊芊挂了diàn huà后再没打来,她是不是真的生气了。

    没有得到凌泽的回应林珊抬眼来看他,“泽,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嗯,你说吧。”

    林珊沉浸在回忆里,“泽,你说那个时候我们怎么那么傻,怎么不记得借钱回家,那么远我们偏偏走回来,害的我的脚都肿了。”

    “还有啊,你还记不记得我们跳的第一场舞,你说你要陪我跳一辈子。”

    “一辈子好远啊。”

    林珊话中失落,“泽,我真想那个时候,那个时候的你我,我们还能回的去吗?”

    “你该往前看,林珊,未来是美好的,回忆虽然也好可终归过去了,”凌泽眉思深深,他现在很少回忆过去,因为他现在足够幸福。

    “泽,我该怎么往前看!”

    林珊呜咽道,“我的心里脑子里全都是你,再也容不下别人,我不能跳舞了,也不能再做母亲了,泽,我生不如死啊!”

    “别这样!”凌泽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你今天到家里是做什么?为什么不进去。”

    林珊眼神晦暗犹豫了半天才开口,“我想等你,想见见你,可是家里有你老婆在,我”

    因为有顾芊芊在家所以才不进去的,凌泽,你知道吗?顾芊芊太凶了。

    林珊低垂着眉眼说不尽的委屈,头顶上方的凌泽没有接话,芊芊是什么样的性情他知道,如果不是有人故意挑衅她,她是不会主动与人交恶的。只是林珊和她的误会太深了所以林珊才会误解芊芊。

    一直熬到深夜,坚持不住的林珊这才沉沉睡去,凌泽huó dòng了下被压酸的腿回了家。

    顾芊芊已经睡了,只是还没有睡着,shǒu jī搁在床头,好像在等着什么。

    门锁传来轻微的声响,顾芊芊侧起身子去看。

    “你还没睡?”凌泽讶然。

    “嗯。”

    躺到床上凌泽想要揽她,顾芊芊转过身背对着他,“不早了,睡吧。”

    手边的落寞让凌泽微微失神,他头挨着顾芊芊沉沉的呼吸着,脑子里默然闪过大雨里狼狈的林珊,他有些头痛了。

    “老婆,我好像感冒了。”

    顾芊芊翻身下床为他取来了药又端来一杯水,“给。”

    凌泽很听话的配合她,然后揽她入怀搂的紧紧,“老婆,有你在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