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阿野:你自作自受-二胎奋斗记在线无弹窗阅读-丝雨系列全套32部-丝雨系列图片网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1章阿野:你自作自受
    第111章阿野:你自作自受

    现在的慕清让是在要她的命,余念即使是咬住下唇,也架不住这样粗鲁的折磨。

    慕清让越来越变态了,明明是他言而无信在先,为什么搞得犯错的人好像是她!

    疼痛席卷了她,她死活没有求饶一句,直到晕厥。

    慕清让发现身下的这个女人不对劲的时候,她的下唇已经被咬出了血,一点点侵染在躺椅上的白布上。

    她晕过去了。

    女人光洁的身体上全是青青红红的痕迹,是他刚才失控时留下来的。

    她本就是个娇滴滴的肤质,皮肤又雪白,衬得好像她受了很重的伤一样。

    慕清让深邃的眸子里暗了暗。

    “送药进来。”

    他对diàn huà那头吩咐。

    很快一个空姐走进来,目光落在余念身上时,自然而然得半跪下去准备为她擦药。

    慕清让冷冷扫了她一眼,没有任何感情得命令:“出去。”

    空姐浑身一僵,慕先生这是不喜欢别人碰那个女人吗?

    宠一个人到了这种地步?

    ……

    余念悠悠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坐着童眠。

    她不敢置信得用力揉了揉眼睛。

    他们还在飞机上,外面阳光明媚,像是已经回到国内。

    “你可算是醒了。马上就要到南城了。”

    “你和我一起在这个飞机上?”

    余念混沌的脑子里面终于有一丝清明。

    “对啊。”

    童眠微笑,“我一直在后面呢。你和慕清让在前面啊。但是慕先生突然间把我叫进来让我陪着你。他自己到后面去了。”

    余念:“……”

    这个男人为什么不解释?

    看她发火好玩吗?

    童眠看余念一脸便秘的表情,忍不住八卦:“怎么了?你们是不是吵架了啊?你胆子真肥啊,居然敢闹脾气。他居然还主动退到了后面去坐着。”

    余念哼了哼,鬼知道他怎么想的。

    “可能是因为要结婚了,有点婚前综合症吧。”

    余念把头发都拨到自己一侧,露出一段雪白的颈子,曲线优美。童眠看着她后面的刺青,忍不住担心道:“到时候你有把握脱身吗?念念,不是我说,我觉得太子爷的占有欲,不是一般的厉害。”

    余念浑身一僵。

    “脱身是必须的。这尼玛不清不楚的关系我受够了,好歹他现在是单身,我们还可以说是关系。可他要是结婚了,那就性质不一样了,我特么就变成了臭不要脸的第三者了。这要是放以前,好像还有专门的罪行,叫通奸罪是吧?”

    童眠扯了扯嘴角,“我在五星级酒店那种地方工作这些年,有钱人的生活也见识了不少。有人为èr nǎi包下贵夫人房间一住就是几年。有人每次带来的女朋友都不一样。还有人,则是一次带俩过来!呵呵。都是有钱人。不少都是已经结婚了。家里一个,外面有无数个,都是男人的常态了。”

    余念觉着不对劲,“你这是要结婚的人啊。对待婚姻的态度是不是有点消极?”

    “这是事实。”童眠轻笑了一声,“田凉这种男人都敢劈腿,吃我的用我的,还去泡别的女人。”

    余念这皱眉,“你中邪了?知道他这个尿性,你还要和他结婚?”

    童眠意识到自己好像不小心说错话了,赶紧改口,“这不是相信他会改吗。毕竟我和他在一起那么多年。我付出那么多的青春,我不舍得放手!”

    余念皱眉:“婚礼三天后,一切都来得及。”

    童眠只是笑了笑,没接话。

    好吧,男人再贱再渣,也架不住女人傻。

    飞机顺利降落。

    余念没有看见慕清让,她和童眠下飞机的时候,是阿野在等她们。

    “少爷让我先送您朋友回家。”

    余念一愣,目光下意识得去搜寻慕清让的身影,没有见到……

    阿野很有眼色得回应:“少爷要回去处理急事。已经有很多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决策。”

    要慕清让处理的事情,那必然是很重要的。

    所以这个人是压着南城这边的事情专门跑到美国把她“接”回来?

    余念翻了个白眼,“你话真多,我才不关心他。”

    阿野:“……”

    “念念,太子爷对你挺好的呀。”

    童眠跟余念咬耳朵,“你知道这个人有多厉害吗?这些年慕清让出入都是带着这个人,据说这个助手曾经横扫城地下拳场,从来没有输过!现在居然派他来送我们……”

    余念挑挑眉,看不出来这个太子爷牌复读机居然是格斗高手。她早就习惯阿野被差遣着为她fú wù,以为阿野不过就是慕清让身边一个普通助手,大概是因为忠心的地步才格外委任他很多事情。

    没想到阿野居然是慕清让身边最厉害的保镖,不是一个助手那么简单。

    “我今天要在我闺蜜家里住下来。”

    “不行。”

    阿野没有接到太子爷任何其他的指令,那就意味着他要将余念带回去。

    “回去吧。”童眠在她身后推了一把,“回去好好休息。”

    毕竟不是任性的时候。

    难不成真要等到慕清让和苏意怜结婚之后,跟苏意怜分享一个男人那么恶心?

    “好。等你婚礼那天我再过来。”

    “你别过来吧。”

    童眠的回答出乎余念意料,看余念瞪大了眼睛,童眠为难得解释:“田凉那边你知道他嘴巴贱的,说三道四。我不想看你受委屈,反正不过是一个仪式,不来没事,别给你添恶心。”

    如果换做是别人,余念可能会觉得这个人是嫌弃自己名声太臭,但是童眠说这话,余念不会这样想。

    “恶心什么?”余念无语,“哪儿有人用这种词来形容自己的婚礼。好啦,好啦,我保证不会动手打田凉的啦。”

    目送童眠上楼之后,余念上了车。

    “送我去一趟苏医生那儿。”

    阿野从后视镜里看她一眼。

    “我也该去看看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余念面无表情得解释,唇边的笑意嘲讽,“又或者去看看自己还有多少命给你们太子爷折腾。”

    阿野凝眉,“余xiǎo jiě,你不觉得你现在受的罪是自找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