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醉酒的余念有几副面孔-二胎奋斗记在线无弹窗阅读-丝雨系列全套32部-丝雨系列图片网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3章醉酒的余念有几副面孔
    第123章醉酒的余念有几副面孔

    “那……多谢您。”童眠心知自己已经是个笑话,那又何必再死撑下去。她坐到副驾驶座上,轻叹一声,“麻烦您送我到前面的路口吧。”

    路口边上,有一家快捷酒店。

    童眠下了车,道了谢谢,“今天的事情,我希望您能保密,不要告诉我的朋友。”

    夜风里,童眠那双眼睛清亮如水,含着浅浅的笑意。

    阿野淡漠得收回目光,只是轻轻颔首,便一脚油门轰出去老远。

    后视镜里,童眠进入酒店的身影,单薄,瘦削。

    ……

    “文叔,派人来接我。”

    慕清让对着diàn huà里面吩咐道,准确得报上自己的位置。

    余念抱着他的手不肯放开,嘴里一直唱着:“如果这都不算爱!我有什么好悲哀!谢谢你的慷慨!还要怎么的表白!才不算独白!”

    从童眠说完那句话之后,余念就像是上了发条一样,嘴里一直唱着这首歌,喝了酒的人舌头有点大,一首歌被她唱的荒腔走板,乱七八糟。

    与其说是唱歌,不如说是杀猪。

    慕清让感觉自己的耳朵被余念qiáng jiān了。

    司机赶到的时候,便看见了史无前例的一幕:喝醉酒的余念缠在太子爷身上,一遍接着一遍的重复着一句话:“如果这都不算爱!”

    一边唱,一边亲一口慕清让,问上一句:“人家唱的好听吗?”

    太子爷板着一张冰山脸没说话。

    余念哼哼唧唧得蹭他的脖子,娇滴滴得问:“好听吗?好听吗?好听吗?”

    这是在撒娇?

    慕清让闭了闭眼,神色里面有几分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柔和,吐出来的话却依旧刻薄冰冷:“难听死了。”

    余念唰一下抬起头来,被酒气熏染后的眸子迷离水润,唇瓣饱满红艳,像是暗夜里面绽放的花朵娇嫩引人采撷。

    “难听是谁?它为什么会死了?嘤嘤嘤嘤……你为什么要杀死它?”

    她在他怀里不依不饶地开始哭,“你为什么这么残忍?你好坏……”

    慕清让:“……”

    司机:“……”

    妈的,智障。

    慕清让实在是受不了这个样子的余念,捏着她的下巴把她的哭声都给吞下去。霸道的侵吞着余念撩人的酒气,扫荡过她唇齿间里的每个角落,不遗余力,宣示着他的主权。

    余念不安得动起来,挪动,又挪动,慕清让出来接她只穿了贴身的浴袍,轻薄的布料轻易能燃起火花。

    慕清让箍住她的细腰,放开了她。

    新鲜的空气一下子灌进来,余念伏在他的胸口上喘着气,缓和过来之后露出不悦,“你为什么咬我?”

    她坐直了身体,因为坐在他的腿上,她和他目光平视。

    大概是这种平等让余念生出了错觉,她的手捏住了慕清让的下巴,气吞山河的气势吐出一句:“我也要咬你!”

    她贴过来,在他的唇上勾勒着他的唇线,偏偏狡猾得不肯进一步。

    “你当我傻呢。”

    余念笑得格外鸡贼,两颊上红彤彤一片,“以为我喝醉了就不知道了是不是?你想我亲你,我才不呢!”

    “我才不傻。我不傻。我又不傻,我一点都不傻。”余念又开始了碎碎念的模式。

    慕清让轻抚过她的后背,因为酒气散发出来,那儿已经汗湿一片。大掌细细摩挲过她的背脊。慕清让低了声音诱哄她:“你不是不高兴吗?为什么不咬我?害怕我?“

    “谁怕你!人家才不怕呢。”余念一下子来了精神,一口咬在慕清让的喉结上,那种力度不轻也不算重,因为余念停住了。

    “我又不是狗,我才不咬人。”她奸笑着向上滑,柔软的唇瓣一路向上,若有若无的触碰和热气在肌肤上的轻抚,对慕清让来说无疑是一种极大的折磨。

    他绷紧了唇,纠正她:“那不是咬人,那是亲吻。”

    余念双眸里面氤氲着薄薄的雾气,愣愣得看着慕清让,然后不自觉的身体往一边倒,慕清让及时捞住她,余念没有倒下去,头却歪到一边看着他。

    “亲吻?”

    余念眨了眨眼,“我不喜欢亲吻。”

    她抬手按在慕清让的唇上,“我不喜欢动不动就亲吻。”

    慕清让瞳仁微缩,这个样子的余念很可爱,唯独一点,她说话很讨厌。

    “闭嘴。”

    慕清让没有了耐性陪着她撒酒疯,等会回去他自然会好好整治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不。”

    “我偏不!”

    “我就不!”

    “人家就不!”

    “人家就要说!”

    余念没完没了。

    慕清让:“……”

    妈的,来个人把这只成精的鹦鹉端走。

    ……

    司机这一路开的真是胆战心惊,一到锦官阁他顿时跟回到人间一样松口气。

    他下车,为太子爷打开车门。

    慕清让抱着余念从车上下来,结果余念忽然间拉住这个正要解脱的司机喊了一声:“大哥!”

    司机魂都要飞了。

    视线里余念那只小手抓着他的领带,晃晃悠悠。

    “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啊!”

    “您说您说……”司机不敢抬头,也不敢去碰余念的手,更不敢看太子爷一眼。他始终低垂着头,保持着九十度低头的角度以示清白。

    “你……你能不能帮我把这个房子扶正啊……它怎么一直在晃啊晃啊……”

    司机额头上冒出冷汗。

    管家从里面奔出来便看见这诡异的一幕,立刻上来解救可怜的司机,关心道:“人没事吧?”

    “你看她这个样子,像有事?”

    慕清让冷冷掀唇,在余念的上肌肤不悦得掐了一把,喝醉酒了当着他的面敢这么随便撩人。

    管家立刻吩咐下人准备醒酒茶和蜂蜜水。

    余念被扔到沙发上,她现在这个样子,被慕清让十分嫌弃,不能丢到床上。

    “不要!”她立刻坐起来,一把抱住了准备上楼去换一套睡袍的慕清让,因为站起来太急,她直接倒在地上。

    管家从厨房蹲着蜂蜜水出来的时候便看到余念抱着慕清让的大腿,“不许走!不许离开人家!”

    管家第一次在自家少爷的脸上看到了无可奈何的表情。

    慕清让深呼吸,万万没想到余念喝醉酒之后居然还有几副面孔。从疯狂骂人到疯狂黏人,还有什么样子是他没见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