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捉奸-二胎奋斗记在线无弹窗阅读-丝雨系列全套32部-丝雨系列图片网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8章捉奸
    第128章捉奸

    余念眯着眼打量童眠新房所在的楼层,阴测测得咬牙切齿:“我希望你就教训一下他,都特么要结婚了,还在那儿作妖!我不想让他毁了我姐妹儿梦想的婚礼。”

    阿野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对不起,做不到。”

    “为什么?”余念不敢相信,“不会吧,这么点小事都不愿意帮忙?我闺蜜和我不一样,你别把她看成我这种人。”

    余念以为阿野是因为讨厌自己,所以不愿意帮她的朋友。

    余念无奈得摊手,“那好吧,不愿意就算了,我就是觉得我的力气对上田凉可能占不了上风。”

    阿野却是冷冷开口:“我出手必见血。”

    余念:“……”

    要不要这么霸气?

    阿野难得解释一句:“职业习惯。”

    好吧……可能田凉那种辣鸡对阿野来说一拳就能送上西天!

    余念默默瞅了一眼阿野垂在身侧的双手,大热天他……居然戴着手套。

    电梯在这个时候打开,阿野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余念收回目光,挺直腰板,深深吐了两口气。

    “开门!”

    门铃也不按,余念直接上手敲门:“小贱人!我知道你在家,你有本事偷女人,有本事开门啊!”

    房门始终紧闭。

    余念失去耐心,“家里肯定有人。”

    别问为什么!直觉!女人的直觉!

    “余xiǎo jiě,让开。”

    阿野在这个时候出声,余念退到一边,看他从西装里拿出一个钥匙模样的东西在锁上钻了几下,然hòu mén就打开了。

    余念目瞪口呆。

    看不来阿野这个地下拳王还自带kāi suǒ功能。

    余念冲他竖大拇指!

    下一秒,余念直接冲进去。

    客厅里面没人,房间里面传来女人的娇笑声。余念一脚踹开门,限制级的现场。

    “咔咔咔!”余念拿出shǒu jī直接拍下来。田凉覆盖在女人身上,抓过被子就把身下的女人保护好。

    “删掉!拍什么拍!”

    田凉也真是狗急跳墙了,捂着裆部就朝着余念逼近。

    这个时候阿野一只手直接把他拎起来,扔到墙角,田凉疼得半天没有爬起来。

    阿野护在余念的面前,“余xiǎo jiě,请站在我身后。”他不得不出声提醒她,她身上真是一点儿小女人的气质都没有,第一个冲进房间,速度快到像兔子,拦都拦不住。

    真不知道太子爷喜欢她哪儿。明明太子爷在的时候,她都娇弱得像是无法自理的小孩。

    如果余念知道阿野心里是这么想的,肯定哭笑不得:你们少爷喜欢抱着我,不让我走路,我能有啥办法?怪我咯?

    床上那个女人尖叫,裹着床单朝着余念扑过来,“敢打我男人!”

    “放着我来!”余念以为阿野可能因为对方是女人不好意思下手,话音刚落地,这个女人也被阿野甩到了墙角,干净利落,轻松到像是驱赶了一只苍蝇而已。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居然敢这么对我?”那女人哭嚎着爬起来,紧紧搂住田凉的腰,“亲爱的,没事吧?这个婚还结什么,你那个老婆肯定是故意派他们来的!”

    真是活久见,这年头的小三到底有没有三观!

    “来来来,你告诉一下我,你是谁。”余念一脚踩在床边,越看这凌乱的床单越觉得生气,这婚房是童眠布置的,费心费力却被狗男女糟蹋了。

    “田凉,你可真够贱的啊,连出去开房的钱都不舍得出是不是?非要把鸡带回家里来?”

    “你说谁是鸡?”

    那个女人忍不住回嘴,“整个南城都知道你余念最像……啊!”

    女人的嘴里被阿野随手塞进去一只拖鞋。

    阿野面无表情道:“再说一句余xiǎo jiě的不是,下一次嘴里就不是拖鞋,会是玻璃或者硫酸。反正留着你这张嘴也不会说人话。”

    余念在旁边被这番话镇住。

    看不出来啊复读机说起狠话来,不是一般的恐怖。平常不说话,一说话就要闹出人命。

    “把他们俩绑起来。”

    余念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她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去找到童眠。

    阿野办事很利落,余念打了两个diàn huà的功夫他就已经办好事情锁上房门出来了。

    “还是找不到童眠。”余念眼里流露出担心,情不自禁得开始脑补童眠会不会受不了这对狗男女想不开……打住!她强行切断那个画面。

    “我知道她可能在哪里。”

    阿野忽然间出声。

    余念表示怀疑,“你怎么知道?”

    难不成慕清让派人在她最好的朋友身边设置了wēi xíngjiān kòng或者派人跟踪

    “昨晚是少爷让我送童xiǎo jiě回家。”阿野将车子开到路口的快捷酒店,“她入住这个酒店。”

    “为什么不回家?”余念觉得奇怪,“这都到家门口了!”

    阿野透过后视镜看向余念,“昨晚送童xiǎo jiě回来的时候撞上了她男朋友和那个女人在小区门口亲热。”

    “没上去撕?”

    阿野摇头。

    余念心里真是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童眠为什么会怂成这个样子?

    怒气冲天进入酒店,前台还不肯告诉余念客人的入住信息,气得余念差点掀了这个前台。还是阿野打了一个diàn huà,酒店的经理立刻出现,亲自带余念上楼,送他们到童眠的房间门口。

    余念顿时觉得阿野简直就像哆啦梦一样的存在,对他的印象也好上了不少。

    “眠眠,开门,我是余念。”

    房卡已经拿在手上,余念并不想玩破门而入的手段,虽然是好朋友也要先礼貌得给她空间。但是童眠没有回应,余念就不客气了,划了房卡,直接推门进去。

    握草,一股烟味扑面而来。

    床头柜上的一次性杯子里面泡满了烟嘴。

    这哪儿是吸烟,这是给谁烧香吧?

    浴室的门在这个时候推开,童眠裹着浴巾就出来了。

    “念念……你怎么……啊……”

    话说到一半童眠猛然间看见站在门口的阿野。

    余念还没有开口说话,只见阿野面上露出惊悚的表情,飞速转身窜到了门外。

    余念发誓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太子爷牌复读机脸上露出了慌张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