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二胎奋斗记在线无弹窗阅读-丝雨系列全套32部-丝雨系列图片网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1章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第151章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喂,醒醒。”

    余念将慕清让唤醒,手上端着一碗清粥。

    慕清让没有反应,他手上还带着镣铐。

    “解开。”

    男人凛冽掀唇,命令道。

    余念一口粥强行灌到他xìng gǎn的薄唇里,娇笑着回应:“那么着急做什么?”

    慕清让并不接受投喂,面色僵硬得看着余念,急忙咽下那口粥之后,慕清让审视得盯着余念,“还没有玩够?”

    余念跟他打太极,“太子爷好像不是这么容易满足的人。”

    “你这样绑着我当然不会满足。”

    “绑着才好玩。”

    余念又给他喂粥,慕清让凝眉,“不喜欢吃这个。”

    “只有这个。”余念怎么会让他吃肉吃那些会让人元气满满的东西。给口清粥,不过是让他不至于一点力气都没有,“你爱吃不吃。”

    余念也不给他喂了,自己捧着粥碗吃起来。

    吃完这一顿,余念一觉睡到下午,被一阵急促的铃声吵醒。

    明明慕清让的shǒu jī已经被她调到关机状态,余念迷茫得搜寻了一阵,终于发现了噪声的来源:茶几上的复古座机。

    余念正要接起来,发现慕清让的目光投射过来,余念伸出去的手又收回来。

    “你不接?”

    慕清让挑眉。

    “你当我傻,会打进来的肯定是你的人。”余念没有好气,从洗手间里面摸出一把剃须刀,“这东西挺锋利的,如果在你身上最软的地方割下去……”

    慕清让冷漠脸,嗜血的气息一寸寸蓄满眼眸:“余念,你活腻了,敢说本大爷那地儿软?”

    余念:“……”

    “快把刀片扔了。伤到你手怎么办?”

    慕清让的关注点,神奇地打动了余念。

    她默默听话得把刀片扔了。

    说实话她捏着那锋利的玩意儿的时候,手腕处的伤便隐隐作痛起来。割腕自杀的时候她根本没有那么勇猛,只是一不小心割过头了,自杀这事儿谁能有经验呢?有经验的怕是都上天了吧!

    “我出去接diàn huà。”

    余念走到阳台上,三言两语打发了那边的人。

    “什么事情?”

    “结婚的事宜。”

    慕清让并不在意这个事情,很明显是奶奶那边的人。

    余念扔下座机,将窗帘拉上。

    房间里的光线瞬间变得幽暗。

    “你为什么从来不问我这件事的看法。”慕清让盯着走向自己的余念,她刚才接diàn huà的时候还带着笑意,好像一点都不在意。

    “跟我有什么关系?”余念将衣服脱下来,休息了一天,该做正事了。她还不信了,连着做几天还不能怀上。

    “我只要你。”慕清让冷眸紧锁着余念。

    “很感动。”余念牵了牵嘴角,皮笑肉不笑,十分敷衍,“太子爷,我很欣赏你。可是在感情这种事情上,我觉得你很不理智。经过这么多事情你还看不出来吗?”

    “看不出来什么?”

    “看不出来我小姨其实对你才是真爱吗?”余念坐在慕清让的腿间,把领带再一次绑在慕清让的脸上,“我算是明白一件事,她其实爱钱以及爱你。”

    慕清让脸色难看到极点,“那你这是在做什么?”

    他想不明白余念到底想要什么,既然不想嫁给他,为什么还要睡他

    最难堪的是,她轻易挑起他的热情,他的身体无法不对她有反应。

    余念皱着眉坐下去,喉头干涩,强行让自己笑出来,“看不出来……我在睡你吗?”

    出了一口恶气一般,余念虚脱倒在慕清让的身边,而后下了床,做了一个倒立的姿势。手软脚软,差点从墙边上滚下来,只好躺在床边上,垫个枕头在腰下的位置。

    这个动作据说能帮助怀孕。

    一个小时候,余念带着沐浴后的气息来到慕清让的身边,将被子盖在他精壮的身体上。

    “我想,我们都扯平了。”

    余念看着他分明的五官,那股怨气竟然奇迹般的从心里消散,高高在上的太子爷被她这样折磨一番,她已经赚到了吧。

    眉眼温柔得摸了摸肚子,她有种神奇的预感,她会怀上孩子。这也是她的十分希望看到的事情。

    “你想干什么?”慕清让敏感得察觉余念的不对劲。

    “不打算再干什么了。”余念心平气和道,“你放心吧,等到后天应该会有人来救你的。”

    慕清让的手紧紧拳起,试图抓住这个透露出离开意思的女人,一阵镣铐的碰撞声音在偌大的房间里响起,提醒他不过是徒劳,伸出去的手在空中抓了空。

    “余念!你敢离开我试试!”

    慕清让一阵暴怒,疯狂得扯动着镣铐,声音激烈到余念害怕床柱都会被他弄断。

    那可就大事不妙。

    余念将事先准备好的东西灌进慕清让的嘴里,男人挣扎,可还是喝下去了一大半。

    “你给我喝什么?**?”慕清让声音降到了冰点。

    和聪明的男人沟通真不费事。

    余念笑了笑,将流到太子爷脸上和身上的水尽数擦干净,顺手把一个口塞强行弄到了太子爷的嘴里。

    慕清让顿时不能说话,眼前碍事的领带在这个时候被人拉下来,幽暗的光线涌入,慕清让看清楚余念奇怪的打扮。

    她的身上竟然穿着酒店山庄fú wù生的zhì fú!

    一切都是预谋!

    慕清让怒视着余念,因为被堵住嘴发出愤怒的低吼。

    余念听不清楚他说什么,但能从他愤怒的表情上猜到几分。

    “走之前还是要做一件事。”

    余念娇笑着爬到床上,靠近慕清让,她那双娇滴滴的清水眼越发深邃,她低沉地发出指令:“忘记……余念。”

    “忘记……余念。”

    “余念从来没有出现过!”

    “从来没有!”

    慕清让冷厉阴鸷的眸子和余念强势对峙,在她重复了几遍之后,终于归于沉寂,缓缓闭上眼。

    到这一刻,余念终于做回了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心里竟然有些酸涩。

    她始终要在慕清让的生命里面扮演一个没有姓名的第三者。

    “再见,再也不见。”

    余念低低叹息一声,在慕清让的薄唇上印下浅吻,而后离开,头也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