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霍莲辰来探班-二胎奋斗记在线无弹窗阅读-丝雨系列全套32部-丝雨系列图片网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3章 霍莲辰来探班
    第203章霍莲辰来探班

    “新欢?”慕清让终于想起来余念说的谁。

    那个恋恋,他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连人长什么样子都没有看清楚。余念这个小妖精在场,他哪儿看得见别的女人!

    “旧爱在侧,当然是选旧爱。”本来还不高兴的慕清让忽然间兴奋得重重吻住余念,夺取她的呼吸。

    还好,他身上干干净净的,没有其他女人的香气,否则余念真的要断他命根子。

    “乖,不要惹我生气,不要和别的男人走的太近。”慕清让细细为她拨弄因为出汗而贴在额头上的碎发,“嗯?”

    半天没有回应,低头一看,臂弯里面的女人已经闭上眼,睡着了……

    慕清让:“……”

    这个女人还没有洗漱呢,就这样睡了。

    “起来!”慕清让轻轻摇晃梦中的女人,余念嘤咛了一声,钻入他的怀里,两只小手搂着他的脖子,在他下巴上亲了一口,“好累。”

    慕清让只好取了她的毛巾,替她洗漱。

    这个时候的余念乖巧得不行,伺候她的太子爷莫名觉得很有成就感,她这么乖,就当奖赏她好了。

    第二天,管家打来diàn huà将慕清让吵醒。

    “少爷,您怎么没回来啊?”

    不是说好当天把余xiǎo jiě带回来吗!

    慕清让摸了摸身侧的被子,已经凉透了,他走出房间,远远看见隔壁古色古香的院落里余念他们一行人已经开工,她在里面最打眼。

    今天特别冷,她围着军大衣,头发随手一扎,明明很不修边幅,慕清让却觉得她的脸上散发着光芒。

    认真的女人最可爱。

    那个台湾娘娘腔场记说的话募然间回响在耳边。

    慕清让低低得勾唇,她很想要拍戏,那就让她拍好了。

    别的男人都能这样对她,他为什么不可以?

    但是……总归是心有不甘。

    太子爷是轻易退让的人吗?

    没讨到好处就会轻易让步?

    “文叔,俩孩子怎么样?”

    “还好,一点儿都不认生。小家伙yīng yǔ、法语、德语换着来,把我这个老人家搞得有点懵,幸好我都会。”

    “我今天会回来。”

    ……

    直到傍晚,组才补拍完昨天的戏份。

    今天宋荃的表现还算不错,余念夸奖了他一句,宋荃特别不好意思的道歉:“余导,昨天是我状态不对,请您多担待啊。”

    说完,就跑了。

    那副样子好像昨天被慕清让那么一摔,给摔怕了。

    他的经纪人来打圆场,“我们家宋荃啊,胆子小,余导您别想多。”

    余念挑眉笑:“本来我都没有多想,但是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要想想了。怎么?怕我潜规则他?”

    周围的工作人员其他男配们瞬间默默的离余念远了一些。

    不过一分钟的时间,余念身边就像是生出了一层结界,没有人靠近。

    反正她余念走哪儿都是被人说名声不好。

    这个时候来了一个访客,霍莲辰领着司机进来,大包小包,甜品寿司零食带进来。

    “来看韵云吗?”余念率先发现他,好男人啊,来这儿还知道要带东西,跟某些人比,简直是不知道好到哪儿去了。

    霍莲辰对周韵云还是很细心的,不像慕清让,妈的,千里来讨债,专业添堵!

    霍莲辰看周韵云是一部分,还有一部分也是来看余念。当然这个目的不能让余念看出来。霍莲辰专门拎了两个袋子,一个分给余念,一个拎在手里,看向片场里面的周韵云。

    这场戏拍的是还没有成为将军的卑贱女主被浪荡不羁的年轻皇帝施鞭刑。

    周韵云被摁在地上,宋荃换了皇帝的便服,手执鞭子立在旁边,满脸戾气。

    “不会是真的要打吧!”霍莲辰那双桃花眼里面写满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紧张。

    “心疼了?”余念调笑,“没事的,那些道具都是特别处理过了的。”

    “冷啊。韵云她娇气。穿那么点衣服,过两天姨妈来了,肯定要疼死。”

    霍莲辰心里不舒服,周韵云跪在脏脏的青石板上,穿的单薄极了。小丫头可是公主啊,什么时候吃过那种苦。

    余念不禁意外得看他一眼,“连她什么时候姨妈你都知道?”

    “知道这个很奇怪吗?那丫头每次亲戚来了,都跟死过一次差不多。”霍莲辰转头招来司机,吩咐他去买东西。

    余念隐约听见他说暖宝宝小太阳什么的。

    瞧瞧这个好男人。

    余念有一瞬间走神。

    周韵云这一场戏拍的极好,几乎是一条就过了。

    霍莲辰正想走过去,和周韵云对戏的小鲜肉皇帝先把她从地上扶起来,还帮助理准备好的大衣先给周韵云穿上了。

    “冷不冷?我这里有暖宝宝。你等会多贴几个。我公司的师兄师姐们都告诉我要准备好这个。这次来古镇,我还特意带了一整个xiāng zǐ过来。”宋荃一笑,那种灿烂的气息扑面而来。

    周韵云笑嘻嘻得接过来,在他肩膀上拍了拍,“谢陛下隆恩!”

    宋荃笑容更加灿烂,帮周韵云贴起暖宝宝来。

    周韵云顺势在长椅上坐下来,正要撩起宽松的裤腿,霍莲辰已经到了面前。

    “干什么呢?在男rén miàn前随随便便撩裤裤子像什么样子?”霍莲辰眉眼有点沉,他一向是带笑的花花公子的模样,突然间一本正经起来,在旁边看着得余念都有点懵。

    以往周韵云见他都会扑上来亲一口,可这一次,周韵云却瞪他,“你凶什么凶?你是古代穿越过来的吗?这么老古董!别吓到我朋友啦!”

    周韵云拉起宋荃龙袍袖口晃了晃,带着歉意,语气软软的,“这是我一个小哥哥,从小就管得严,你别被他吓到。”

    小哥哥?

    这倒是霍莲辰第一次听到周韵云这样对外人介绍自己。

    “我帮你贴!”霍莲辰蹲下去,周韵云立刻就弹起来,“不用,我其实也不冷。阿呆,我们去对戏吧!接下来的这场戏,我感觉我怎么都找不到感觉,或许和你先排练一下就好了。”

    “好。”宋荃点头。

    两个人就到回廊的角落处去对戏了。

    “那个皇帝谁演的?上哪儿找来的一个叫阿呆的愣头青演戏”

    霍莲辰虽然是和余念说话,可是眼睛却一直盯着那个角落,锁住他们的一举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