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遗产,遗产-二胎奋斗记在线无弹窗阅读-丝雨系列全套32部-丝雨系列图片网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4章 遗产,遗产
    第214章遗产,遗产

    首席律师惊了一惊,但只是片刻就冷静下来,慕清让会知道这个事情也很正常,豪门长大的孩子有几个没有手段?尤其是他这样的人,跟过世的皇太后斗了三年,从来没有落败过。

    一阵高跟鞋的声音清脆,滴滴答答一路从远到近,慕清染冲过来,“奶奶!奶奶!”

    带着哭声,一路叫过来。

    慕清染红着眼睛,冷冷瞪着他,“清让,有必要吗?奶奶去世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不通知我一声!奶奶尸体未寒。你就这样迫不及待得让她老人家不得安宁了?”

    慕清染隐忍慕清让已久,一直找不到反击的机会,尤其是这段时间她心力交瘁,为着家里老公在外面养小三的事情根本一次都没有来慕家或者是医院探望过。

    霍莲辰从后面赶过来,拉住自己的亲妈,“妈!你干什么!老太太过世了,我们都难过好吗?小舅也是刚得到消息的!”

    “住嘴!”

    慕清染恨自己亲儿子不站在自己这一边,抬手甩过去就是一巴掌,“大人说话有你说话的份!”

    霍莲辰得了余念的消息赶来,他当然是知道慕清让什么时候赶来的。捂着脸,霍莲辰看亲妈的样子跟街边的泼妇也没有什么区别。

    “奶奶刚刚过世,吵吵闹闹像什么样子。”

    醇厚的男声响起,声音不高,却有种高高在上的气势强烈压迫而来。

    病房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光影后,立着一个个子很高的男人,长得谦谦君子的模样。

    “你谁啊?”慕清染瞪着这个突然间说话的男人,老太太死了,身边怎么多了一个年轻人?她一时禁不住想歪了,“老太太养的小玩意儿什么时候有资格插话?”

    霍莲辰忍着痛,将这个搞不清楚状况的亲妈拉到一边,估计是最近跟外室斗的太凶,以至于脑子里面都是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

    老太太怎么可能是那种人!

    贺书和也不像那种人!

    首席律师站出来,轻轻咳嗽一声,“这位是老太太临终前找回来的贺先生,是太子爷同父异母的哥哥。”

    慕清染顿时说不出话来,凶狠的眼神刀一样的射向站在角落里面的苏意怜,这么大的动静,这颗棋子居然一点消息都没透露给她!

    苏意怜站在那儿低着头,神魂也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一张脸苍白的可怕。

    “贺书和。”慕清让眼神发冷,寒冰隐隐浮动,万万没想到这个人还能够以这种身份出现,“老太太还真是会挑人。”

    首席律师解释道,“已经验证过身份,没有问题。”

    贺书和单手插在口袋里面,勾唇对他轻笑,“好久不见,我的弟弟。”

    弟弟这个词,真是……让人恶心。

    “当初,真应该弄死你,一了百了。”

    即将擦肩而过的那个瞬间,慕清让顿住脚步,沉静、清冷的眉眼间被冷意覆盖。

    贺书和仍旧是儒雅、温和的款款一笑,“多亏我的好外甥救了我。奶奶一手保我,否则我也不会活下来。”

    霍莲辰站得远,只能看见这两个男人暗潮汹涌,压抑着狂风暴雨。他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但是霍莲辰看见贺书和清润的眸子扫向了他。

    一阵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霍莲辰莫名有种自己当初救了一条毒蛇的感觉。

    慕清让轻笑了一声,原来是他身边的亲人救了这个野种,很好。内心越是暴怒的时候,慕清让的脸上越是沉峻。

    贺书和也没有指望这点东西会触怒这个男人,有时候刺激得一级一级往上走。

    贺书和压低的声音不动声色得威胁,“你敢杀我?杀了我,余念的心里一辈子都会有我,一辈子都会恨你。”

    没有任何反应,出乎贺书和的意料,慕清让直接越过他,进到最里面的病房。

    慕清染也很快跟着进去,霍莲辰经过贺书和身边的时候,看了他一眼,沉默得走了进去。

    “遗嘱会在葬礼那天宣布。”

    慕清染想到外面的贺书和,顿时立场就变到了慕清让那里。凭什么让一个从来没有出来过的人,一点贡献都没有为慕家做过的外人分到遗产?

    “奶奶果然是老糊涂了。怎么能把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小畜生带回家。”慕清染现在最恨的就是私生子,一口一个小畜生,恨到老太太的遗体都不想多看一眼。

    眼泪什么的,那都是流给外人看的。

    慕清让立在老人家的遗体前不发一言。

    颀长的背影里透出一种说不清的气息,像是落寞又像是难过,可是这种类似软弱的情绪怎么会出现在太子爷的身上?霍莲辰一直都觉得小舅舅和自己的太奶奶不是太合得来,否则老祖宗为什么非要临死了还把贺书和找回来,明摆着就是添堵。

    毕竟是带大小舅舅的人,会难过也正常。霍莲辰再看自己这个亲妈,其实太奶奶对自己这个亲妈比对小舅舅好多了,怎么她这个时候就跟个疯婆子一样一直咒骂!

    “妈。您别说了。”霍莲辰忍不住发火,扬高了声音,“老太太这儿尸骨未寒,您能不能安静一会!遗产,遗产,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慕清染没有慕家的血缘,空有一个慕家大xiǎo jiě的名头。

    慕清染青筋直跳,“你说什么呢你?你知不知道你那个死鬼老爸把家里的大部分钱都给了你小畜生!说你是慕家人,不需要他的钱!而他的那个大儿子长在外面,没有资本所以需要钱!我现在这样,还不是为了你!”

    霍莲辰和那个爸爸没有什么感情,扶住慕清染往外走,“妈,你就当我爸死了吧。钱,我会努力赚的。犯不着为了这个气坏了身体……”

    絮絮的安慰声,渐渐远去。

    慕清让转过身,看向自己这个一直看不上眼的小外甥,忽然间觉得他一夜之间懂事了很多。

    接到霍莲辰的diàn huà,慕清让已经在回去的路上。

    “小舅舅,我妈说的那些话你别放在心上。我妈她可能最近压力太大,精神方面有点不太正常。我带她去看医生了,初步诊断说是抑郁症。老太太这边的事情可能要麻烦您了。我怕我妈过来只会添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