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差点出车祸-二胎奋斗记在线无弹窗阅读-丝雨系列全套32部-丝雨系列图片网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9章差点出车祸
    第229章差点出车祸

    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宫尧明显不怎么相信。把余念骗来的人是他,让余念中药的人也是他,想考验童眠是不是在装失忆。可是这个女人真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宫尧唇角勾出一个邪气的笑,将童眠抱在腿上狠狠亲了一口,“小娘们欠操了是不是?”

    童眠任他吻,任他的唇舌吻到自己的锁骨,她漠然得看了一眼床上的余念,“劝你一句,慕请让虽然多了一个哥哥抢家产,但不代表他弱到梦角的人能够觊觎他的女人。”

    宫尧气得喘着粗气,他这样对她,她居然绝对自己是对余念有兴趣?“老子养了一条白眼狼是不是?”

    “我要不是畜生,怎么会和你这个畜生在一起?”童眠冷冷启唇,抬脚往外走。

    正好碰上有人来报,太子爷进到梦角了。

    但是车子停在了路口,不知道为什么迟迟没过来。

    宫尧也奇怪,吩咐手下的人把余念弄醒。

    “余xiǎo jiě?”

    余念醒过来的时候看见的一张极为年轻的脸,一头冷酷的银发,眯着眼睛的时候特别像一只狐狸。

    余念从床上翻起来,立刻检查自己全身,还好,并没有什么异样。

    “没事儿。没人碰你。”宫尧站起身,“走吧,太子爷已经来接你了。我觉得你等会最好好好想想怎么给他解释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今天贺书和可是也在这里。”

    余念舌尖处还在疼痛,闻言只看了他一眼,这个男人就是抱着童眠亲的那个,貌似是梦角的老大。

    一行人出了剧场,隔着五十米的距离,余念看到熟悉的林肯加长。

    宫尧的手下匆匆跑过来,“好像是一个男人在打老婆,女人疯疯癫癫的,精神不正常,差点撞上太子爷的座驾……”

    然后他看了一眼余念,似乎不太敢说。

    “有屁快放!”宫尧看不得他这样,怕余念做什么?

    “太子爷,太子爷把那个女人给抱上车了。”

    这一下,宫尧也忍不住去看余念的脸色了,一边看好戏的表情,一边假正经的问,“不可能吧?太子爷怎么会抱一个疯女人?瞎你的狗眼,要是乱说话,信不信太子爷的新欢旧爱弄死你。”

    新欢旧爱这个词真讽刺。

    余念身体的药效还没有全部退散,每一步都走的有点缓慢。林肯加长没有离开,阿野站在车边,却不是在等她。他手里正拿着一根绳子把地上的男人绑起来然后捆绑在车厢后面。

    车子一发动,这个男人便被迫得跟着跑起来。

    车速越来快,男人终于跟不上车速摔倒在路上,一路拖行,扬起半米高的灰尘。

    这样大的火气,到底是为了什么?

    夜色里面那辆车已经看不见。

    余念立在街边,宫尧虚着眉眼看她,“余xiǎo jiě,我就不送你了。”

    她眉目清淡,像是没听见一样一直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

    有种不好的预感,仿佛她和慕清让的未来就会像这样。

    这一路没车,余念只好慢慢往前走。

    宫尧站在剧院门口看着余念缓慢的背影,忍不住摇头。

    这个女人刚刚差点被人qiáng bào了,还敢这样大胆子在这条路上一个人走。她到底是不是女人啊?连一句请求都不肯说,一点儿软弱的样子都不肯露出来。

    余念不知道自己两条细腿能走到哪儿,可是她只想这样一个人走。混混沌沌的脑子里都在想慕清让的那辆车上到底是谁,慕清让到底是抱了谁。

    身后传来鸣喇叭的声音,一辆兰博基尼滑到余念的身侧。

    “上来吧。我送你。”

    车窗降下来,露出贺书和的脸。

    看了一眼没有尽头的路,余念还是决定上车。

    “贺学长,今天多谢你。”余念低低道谢。

    “我也没有做什么。”贺书和忍不住皱眉,有时候礼貌就是一种距离以及拒绝,他不喜欢余念这样和自己见外。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不怎么爱说话。”贺书和轻笑。

    不,其实不一样了。以前的她是因为紧张不知道说什么好,现在的她没有任何悸动,只是单纯得觉得没话说,也不想说而已。

    余念嗯了一声,“学长我好累,到市区了叫醒我好吗?”

    她闭上眼,满脸的疲惫和低落。

    贺书和眼里闪过一抹锐利的光。

    等她醒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开到锦官阁的门口。别墅的大门呢打开,门口停了很多陌生的车子,其中还有一辆余念熟悉的私人医生的车。

    余念脸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

    “看你睡得太熟,所以没有叫醒你。”贺书和勾勾唇,声音里面浅浅的歉意。

    余念本来不想让贺书和出现来挑衅慕清让,她摸出shǒu jī,没有一个diàn huà,余念顿时明了现在某个人很忙。

    “多谢。”余念下了车,“学长,改天再请你一起吃饭。”

    “改天是哪天?”贺书和追问。

    余念表情上出现愣怔的表情,这本就是一句客气的话,没想到他会

    贺书和微微一笑,“进去吧。我看着你进去。有事,给我打diàn huà。”

    余念转身进去,整个锦官阁灯火通明,她进去的时候,一楼没有人,迎接她的是泉心和泉意。

    “妈妈,家里来了一个疯阿姨。”泉意紧紧搂住余念,肉肉的脸蛋上写满了担心,“她好脏啊。爸爸抱着她。”

    泉心却是细细弱弱地问,“妈妈跟爸爸吵架了吗?所以爸爸抱了一个很脏的阿姨回来?”

    余念抱着孩子进儿童房,心里面很乱,却不能把这个情绪传达给孩子,“没有,妈妈和爸爸没有吵架。”

    “那哥哥什么时候回来?我想哥哥!”泉意抱着余念撒娇。

    泉心大眼睛扑闪,小模样里透着委屈,“我不喜欢爸爸抱别的阿姨,他只能抱妈妈。”

    余念只好拿出shǒu jī,让孩子跟狗蛋shì pín。

    狗蛋今天刚好结束比赛,在shì pín那头问两个mèi mèi要什么,两个小天使总算活泼起来,毫不客气得天马行空要礼物。余念听着孩子笑闹,乱糟糟的心情顿时平静下来。

    她一直都是一个人,有什么好担心失去不失去的。反正她有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