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时爱番外405 我想和你看日出]-二胎奋斗记在线无弹窗阅读-丝雨系列全套32部-丝雨系列图片网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时爱番外405 我想和你看日出]
    第405章我不瞎怎么会爱上你

    慕清让没有再说话,因为他们已经回到了民宿。

    所有人都在等他们,尤其是瑞秋满脸焦急的上前来,三个助手,一个打伞,一个拿着毛毯,一个拿着热水。几乎是余念一下来,就被他们团团围住,像是众星捧月一样把她快速带到房间里。

    “谢谢你,慕先生。”瑞秋道谢,给他递上一条浴巾。

    慕清让没接,直接越过她回了房间。

    瑞秋的手尴尬得悬在空中,怎么就忘记了呢,这个人有洁癖。其实这条浴巾很干净的呢。

    “艾希!你说实话,你是不是想退出节目?”瑞秋进来第一句话就带了怒气。余念被完美的包裹住,只剩下一颗小脑袋露在外面,“瑞秋,你确定我退出之后你还舍得花钱找一个翻译出来?”

    “你哪儿像个翻译!你就是个累赘!你要是再闹出幺蛾子,你哥哥直接出手我们所有人都会没工作!我们两个人无所谓,回家去做个伸手党当个米虫,家族可以养我们一辈子。那些信任我们跟着我们一起跑的工作人员呢?你哥哥那个人一出手,会让他们都别想在这个圈子里面混下去。”

    “对不起。”余念越听越内疚,“我当时……是真的脑子进水了。”

    感情都没了,还执着一个东西,还是一个没有感情就没有任何意义的东西。

    “以后不要再犯这种错误!你要知道我们是有理想的人。”瑞秋拍拍余念的肩膀,余念唔了一声,“你的理想不是赚钱吗?”

    “对啊,赚很多的钱。我就是怕你这样老牌贵族出身的人觉得我俗吗!”

    “我算什么贵族,我比你还爱钱。”

    余念在房间里睡了一觉,直到瑞秋的声音在隔壁响起。

    叽叽喳喳得似乎在进行采访。

    余念在床上翻了个身,怎么感觉听到了霍莲辰的声音?

    什么我的女朋友?

    什么她的工作他支持?

    余念打开门,探出脑袋。

    雾笙正搂着霍莲辰的胳膊,做小鸟依人状。

    余念嘴角微抽。

    为什么这个女人会来?为什么霍莲辰也来了?这个一看就是瑞秋的重口味,还真把南城那些豪门爱恨纠缠的中心人物给找了过来。

    余念翻了白眼,决定无视他们去到楼下去吃点东西。

    余念迎面碰上了盖尔。

    “艾希,你醒了?”盖尔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她,“吃点甜食,心情应该会好一点。”

    精致的盒子里面装着金色包装的巧克力。

    “谢……”

    “她不能吃这个。”低沉的男声响起。

    慕清让立在余念的身后,神出鬼没的,没有声音。

    盖尔碧蓝的眼睛跟慕清让的眸子在空中对上,强势,无声。

    “谢谢哦。”余念没理会慕清让,把巧克力接了过来,然而无视慕清让,往后院走去。

    刚走到竹园旁边,就被一股力量拉住。

    “我的话你不听是不是?”

    慕清让俊颜上的神情刚硬冷厉得像一块寒铁,仍旧是穿着休闲的服装,仍旧流淌出威严和强势,浓烈到让人无法忽视。余念一进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的慕清让,再见面的时候,他一直都是疏淡矜贵的,即使偶尔发怒,也给人强烈的剧烈感。

    但,这个时候的慕清让,余念很熟悉。

    她不听话了,他就是这样看着她。

    余念手里的巧克力都吓得掉到地上,一颗颗咕噜噜的散落在脚边。刚刚下过雨,地上湿漉漉的还有小水坑。巧克力滚进路边的泥泞里,滚进水坑里,全部都不能吃了。

    “什么……什么……话?”余念结结巴巴得问。

    慕清让却只是看她一眼,转身走了,转身……走了……

    余念莫名其妙,“喂!”

    这个人有毛病吗?

    余念露出可惜的表情,这个巧克力不便宜呢。

    她快步跟上去,直到慕清让回到自己的房间,余念才追上他。

    “喂!”她双手插在腰上,胸口微微起伏,“你有毛病吗?慕清让,你是不是觉的我曾经是你的女人,所以你见不得别人对我好?你怎么好意思说我幼稚呢?你是不是吃醋了?你吃醋了就直接说!”

    “不就是一盒巧克力?你犯的着追到我房间里面来?还说你对我没想法?”慕清让浅浅勾唇,打量着余念的笑意里因为幽光的光线看上去有些邪气,“用这个赔偿你。赔你两盒。”

    慕清让丢了两样东西在桌子上。

    余念一看,正是她喜欢吃的那种饼干,还是她喜欢的口味。

    她盯着那盒饼干出神,想到了昨晚上的事情。如果是慕清让丢在那儿的,他为什么会把饼干丢在那儿?那个地方离他的帐篷分明还有一定的距离。

    眼前忽然间有影子晃动一下。

    余念失去焦距的眸子顿时回落到慕清让的脸上,他神情略带嘲讽,“我算是知道泉意贪吃的性子是遗传了谁。她还小,你还小吗?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还这么喜欢吃甜的?”

    “我才28!28好吗!再说了,别人看到我都以为我二十出头!还有人以为我是个大学生!还有人以为我是高中生呢!”

    三十你个巴拉拉哦!说女人的年龄,你家仙人板板在动你知道吗!

    余念还特意拨动头发,芳香的发丝像是羽毛一样从慕清让的鼻尖扫过。他往后退了一步,笑意更加玩味,“等你到五十岁,都有人奉承你像十五。那些夸你的人是求着你哥哥办事吧。余念,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你还以为你现在的身份和地位,还能听到别人的真心话?少把马屁当炫耀的资本。”

    余念怒了,“炫耀的资本?分明说的是真话!慕清让你瞎,我不想和你计较!”

    慕清让这一次从善如流得点头,“你说得对。我是瞎。不然当年怎么会爱上你这样的女人。”

    大约人怒到极点,反而会笑出来。

    “那你的意思是,你现在眼神很好了?”余念拖长了声音,软绵的尾音像极小女人对着心上人撒娇。

    慕清让没说话,眼眸微眯,嘴角的笑意却变得浅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