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时爱番外 406 我的初恋]-二胎奋斗记在线无弹窗阅读-丝雨系列全套32部-丝雨系列图片网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时爱番外 406 我的初恋]
    第406章我就坐在你旁边

    “你紧张什么?”余念似乎不知道自己唇边的笑意多妩媚,眼眉如画,“你怕我再扑上来哦?”

    慕清让仍旧没说话,象征男性阳刚的喉头轻滚。

    这间房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

    彼时,余晖懒洋洋得从这个房间里面爬走,夜色悄无声息得降临。余念卷曲的长发垂落到腰间的位置,嫩白干净的脸蛋,黑白分明的眸子却闪动着异样的光。

    外面隐隐有海浪扑打沙滩的声音,慕清让忽然间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像是一只夺人心魂的海妖,她那一头长发发尾卷曲,她一走动起来,就像是海里摇曳的海藻。

    余念走到慕清让的面前,他低垂眼眸看着她,余念吐气如兰,温暖又慵懒得向他撒过去。然而余念没有进一步动作,只是站着。

    两个人互相看着,谁也不避开谁的眼神,谁也不退让。

    “小舅舅!”

    周韵云的声音伴随着敲门声响起。

    余念猛然间回过神,下意识得躲到慕清让的身后。女人软绵玲珑的曲线从后面紧紧贴着他,甚至还能感觉到她紧张的心跳声。

    不知道她这样急促的心跳是因为刚才,还是因为周韵云的突然出现。

    “吃饭啦!”

    周韵云并没有走进来,只是站在门口,“导演说今天晚上有huó dòng呢。”

    “嗯。”慕清让淡淡得应了一声。

    周韵云习惯他这样的疏淡,转身走了,脚步声渐渐消失。

    背后传来女人一声长叹。

    余念从他身后出来,“吓死我了。”

    慕清让冷冷斜睨她一眼,只觉得余念明显很怕被人发现他们在一个房间,“还不走?要留下来睡觉?”

    余念重重得哼了哼,“谁要和你睡觉!”

    走的时候,还不忘记把桌上的饼干带走。

    “这是我的。你给我了,就是我的。”

    余念孩子气的举动,慕清让难得的没有冷嘲热讽几句。

    光想昏暗,余念跑得太快,看不见慕清让面上若有所思的表情。

    一楼的大堂里面坐满了人。

    余念到的时候,身边只剩下盖尔医生身边有座位。

    余念当然朝他走过去。

    周韵云在这个时候招手示意,“念姐!这里!”

    周韵云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

    余念有些犹豫,毕竟韵云这样一让,就变成她坐在慕清让的旁边,她不太愿意。

    周韵云拼命挥手,脸上笑容灿烂到余念如果拒绝的话好像有点残忍,她只好坐过去。

    余念一坐下来就看到坐在对面的霍莲辰和雾笙,这个位置正好正对着他们。余念瞬间同情周韵云,完全把那点不自然都抛诸脑后。

    “韵云,那个雾什么的,为什么会来这儿啊!”余念拉着周韵云嘀嘀咕咕。

    “她啊,网红。”周韵云很平淡得回应,听不出来什么好恶,“民国女神的身份签约华信。因为她穿旗袍的样子很有风韵。她那张zhào piàn在网上很出名。很多宅男喜欢她。

    其实余念很想问雾笙的孩子呢,生下来了吗?是男孩还是女孩?然而,这种事情似乎不适合跟周韵云八卦。

    “雾笙的孩子没生下来,流掉了。”周韵云却很懂余念的心思。余念露出惊讶的表情,周韵云脸上流露出淡淡的忧郁,“因为我,孩子才会没了。”

    余念更震惊,手里的筷子都没有扶住。

    周韵云低头,脑袋埋在阴影里面,“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巧合。念姐,你不在的两年其实发生了很多事情。”

    “好了,别说了。等吃完饭,我去你房间和你慢慢说。”

    “嗯。”

    周韵云声音里隐隐有了鼻音,但是在极力压抑着。

    余念忽然间明白,或许韵云并不是知道她内心的想法,韵云其实是需要人倾听。这些情绪,她可能都一个人背着,不能说给哥哥听,也没有办法说给慕清让听。所以她才会在余念问了一个开头之后,把剩下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一双新筷子递到余念的面前。

    拿着筷子的手骨节分明,修长好看。

    余念很熟悉,抬眼望向慕清让。

    “别误会。我只是没办法容忍坐在我旁边吃饭的人不爱干净。”

    慕清让面无表情的说道。

    分明是在做好事,可是为什么他说出来的话就那么让人不爱听呢?

    既然是这样,余念也不想跟他说谢谢,不客气得拿过来,夹上一筷子饭菜之后,她笑眯眯得开口,“这么爱干净,不如你去盖尔医生旁边好了。他是医生,一双筷子要反复消毒三遍才拿起来呢。都是爱干净的人,坐在一起吃饭会比较有食欲吧?”

    “那个ay医生?余念你要是想过去就过去,别委屈自己。”慕清让扶着筷子,不咸不淡的语气能把余念气的够呛。

    “你不就是想让我离你远点吗?我偏不。你还以为以前?你说什么我都要听?我不,我就坐在你旁边。”余念气完他,扭头去跟周韵云说话。

    慕清让嘴角难以察觉得轻轻上翘。

    余恋在对面冷冷看着这一切,敏锐得捕捉到慕清让这个神情变化。余念刚才说的那些话余恋虽然听不见,但是可以根据余念的唇形判断出来。

    余恋碗里的饭被她拨乱。

    方南顺着她注视的方向看过去,看见优雅吃饭的慕清让。方南隐隐有些不悦,“余恋!就算他们俩不在一起,你也没有戏。更何况你看不出来慕清让对她余情未了?”

    “余情未了?怎么可能?他对她明明那么冷淡!”余恋不能接受这个说法,既然她和余念都骗过慕清让,她自认自己犯的错还没有余念那么大,也没有伤害慕清让那么深。

    凭什么做的更过分的余念却能够被原谅?

    余恋想不通!

    “慕清让谁也不针对,对谁都懒得多说一句话,独独针对余念一个人。那不是不喜欢,是恨,是一种更复杂的爱。你要是够聪明就不要再试图搅合进去。他对你连不屑的情感都没有,你还看不出来他对你的态度?你不要理解为你就有机会了!”

    方南的话一针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