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慕先生没有通过考验-二胎奋斗记在线无弹窗阅读-丝雨系列全套32部-丝雨系列图片网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6章 慕先生没有通过考验
    第436章慕先生没有通过考验

    三天后。

    余念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回到国。

    阳光正好的午后,外面蓝天白云,还能听见后花园里面传来的鸟叫声。微风吹起房间里轻薄的白窗帘,送来阵阵的花香。

    余念的睫毛轻颤,眨了眨眼。缓缓抬手,明显是不敢相信自己回到了松软的被窝。一切都透着让人安心的味道。

    难以想象,她居然醒过来的时候能回到家里。

    “醒了?”

    管家菲比走进来,一向严肃的面容里透出淡淡的喜悦,“饿了吗?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菲比。其他人呢?跟我一起参加节目的其他人都怎么样了?”余念吃力的从床上坐起来,又是这种熟悉的无力感,仿佛身体被掏空。

    菲比仍旧是淡淡的微笑,“都很好。艾维尔吩咐了,你必须要在家里休养,这段时间哪儿都不能去。我去给你中式的清粥上来。”

    余念还想说没事的,菲比打断她,“你已经昏睡三天了。艾维尔发了很大一通脾气。那个节目已经被他禁播。就连璀璨公司都不存在了。”

    “……”余念难得的没有吭声。

    这一次闹出来的事情确实很大。去之前,瑞秋还一再保证不会有事。估计以后余念再想参与这种节目都不可能了。

    余念伸手去摸自己的shǒu jī,不在身边。

    房间里面的座机也不在。

    等菲比回来的时候,余念要求打diàn huà。

    “您是需要跟慕先生联系吗?”

    “你连这个都知道。”余念惊讶得看着菲比,“你越来越厉害了。对啊,我要给他打diàn huà。”

    菲比是个很正直的人,她说什么,余念几乎都会相信。她说所有人都好好的,余念就相信好好的。因为,这也是余念想要的!

    “艾维尔说了,不允许你跟他再有任何联系。”

    “为什么?”

    余念想不明白,艾维尔没有这样强势的!分明慕清让去参加huó dòng他肯定也知道,怎么就突然间这样霸道得不允许他们联系了?

    菲比脸色也跟着不太好看,神色里还有淡淡的不满,“难道您看不出来这是艾维尔给慕先生最后一次机会吗?可是结果呢?你昏迷着被抬回来,睡了三天才醒过来。慕先生没有保护好您。所以他没有通过考验。你以后再也不能见他。这是家族的传统。”

    余念哼了哼,“别以为我读书少就可以骗我。哪儿有这样的家族传统?你们是活在中世纪吗?难道想娶家族里的女人还要是火拼?格斗?再说了,我又不是家族里的人。这样的规矩跟我没关系。”

    最最重要的一点,余念必须要特别得强调,“我昏迷跟他保护不周没有关系。我们在山里面碰到了怪物。怪物啊!”

    余念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很可怕,“那个怪物足足有两米多高,浑身都是毛!碰上这种超自然的东西,是我运气不好,就算是哥哥在,估计也没有办法的好吗?”

    分明是那么大一个块头,可是行动好快。

    周韵云手上的枪直接被打掉,晕厥过去。

    余念手里拿着水果刀,抬手刺过去,然后她就被怪物拦腰抱起来。

    余念晕过去的时候最后一点印象是……她是窒息过去的。

    对,她被那个怪物蒙在怀里没有办法呼吸,直接晕过去了。

    “艾维尔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事情。”菲比很严肃得纠正余念。

    眼前这个人管家是艾维尔的资深老年迷妹。

    余念咬住唇,眼眸里氤氲出蒙蒙的雾气,低声喃喃道,“菲比,我想他。”

    余念身上穿着白色的蕾丝睡衣,齐腰的长发披散,看上去像个洋娃娃。菲比有种自己家的女儿突然间长大,有了心上人之后,整个人都散发柔和如水的气质。

    余念下意识得摸上自己的脖子,却是空的。

    “我的东西呢?”心一下子悬空,余念紧张得摸了又摸,跪坐在床上,把枕头被子都翻检了一遍,“我的东西到哪儿去了?”

    “什么东西?”菲比明知故问。

    “就是……就是我一直戴着的那个东西啊!”余念向她反复确认,“是不是你帮我收起来了?”

    菲比沉吟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你说的那个东西啊!艾维尔已经帮您还给慕先生了。毕竟你以后会拥有更漂亮、更好的、更名贵的。艾维尔一定会帮找到能真的匹配上你的人。艾希,你就放心吧。”

    余念撇嘴,不满得低声道,“再好,也不是他。”

    “你就不要再想了。那个东西本来就不属于你。”菲比又一次戳她的伤口。

    真是说话不一针见血会死。

    “怎么不属于我了。迟早会属于我的。他一定会是我的。你们不要再插手我的事情了。你们还嫌弃他。他还不一定愿意呢!”

    余念开始努力喝粥,身体没力气,哪儿都去不了。

    ……

    病房里面,同一时间,慕清让清醒过来。

    床边站在一道颀长的身影。

    背着光,慕清让看不清他的样子,但是看这个人周身的气质,倒是大致能够猜出来这个人是谁。

    慕清让转头,看见床头柜上放着的东西。

    “什么意思?”

    慕清让的语气沉下去,第一反应是余念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艾维尔转过身来,慕清让身上中了三枪,那天被直升机直接送到医院抢救,到今天才缓缓醒过来。这一点倒是跟家里的艾希同步了。

    艾维尔幽深的眸子落在慕清让苍白的脸上。

    在慕清让醒过来之前他就在想,如果慕清让比艾希先醒过来,那他就把慕清让打到再进一次手术室,晕厥几天再说。

    “你没有尽到保护艾希的责任。慕清让。这枚戒指,退给你,当然也是她的意思。”艾维尔勾唇,声音淡漠到了极点。

    “不可能!”慕清让明显不相信这种谎言,“余念答应跟我在一起。她说她会继续爱我,直到我腻了她!”

    连这种要求她都能答应,她怎么会离开他!

    艾维尔骤然间怒了,一拳砸过去,“你还敢说这种话?腻?你知道她在牢里面吃了什么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