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贺书和VS慕清让-二胎奋斗记在线无弹窗阅读-丝雨系列全套32部-丝雨系列图片网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章 贺书和VS慕清让
    第71章贺书和慕清让

    她没指望跟贺书和发生什么,她只是想静静得过上两天平静的普通日子。

    平淡到像昨晚上她吃饭时,贺书和为她扇扇子那样就可以。这些沾染着人间烟火的小事情,全是她想要留住的小xìng yùn。

    可以说余念其实是个没出息的女人,她不像苏意怜那样为了钱什么都愿意做,她也没有余恋那样强烈的事业心,她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人,想要俗世小幸福的女人。

    她不主动,慕清让不会由着她的性子。

    他连夜坐着私人飞机回来,不是看她发呆耍性子的。

    慕清让只是轻轻一拉,余念就跌入了他的怀里。

    吻上女人娇嫩水润的双唇时,慕清让身体说不出的舒畅。

    掌下的肌肤在他指尖颤栗,细嫩白腻,哪怕是余念布满老茧的双手,摸起来都让他觉得舒服。

    慕清让将余念按在了床上,他想念掌下的这具身体,比他想象中还要想念。

    在他的大掌探进她衣服里的时候,余念被那股力道拉回了现实,她推拒着他的身体,“清让……我们回去吧……这儿是别人的房间。”

    慕清让定定地看了余念几秒,她的唇被他吻的红肿靡艳,胸口轻微起伏着,再加上她的手这个时候主动揽上了他的脖子,撒娇一样请求:“好不好?”

    这个样子的余念,很合慕清让的心意。

    “嗯。”

    下一秒,直接将余念打横抱起来。

    抱着出房间的那一刻,贺书和站在门口,正准备敲门。

    如果面前有一片海能让她逃离现在的狭路相逢,余念一定会毫不犹豫得往下跳。

    贺书和什么表情,余念都不敢看,她窝在慕清让的怀里面,更确切得来说是被禁锢在他的怀里,一分一毫都不能动弹。

    余念想起当年自己献身于是慕清让的原因,一阵心慌,小手下意识得揪紧了慕清让的银色袖扣。

    姐姐已经死了,当年的事情应该一笔勾销了。

    更何况慕清让已经是赢家,如今应该不会再为难贺书和了。

    但是这都是余念自己的想法。

    慕清让的目光冷冷从贺书和的身上掠过,抬脚就要往外走。

    余念松了一口气。

    这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慕清让犯不着死死抓着不放。

    眼看着即将擦身而过,余念万万没想到贺书和会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拦在慕清让的面前。

    感受到慕清让脚步一顿,余念从他怀里诧异得抬头,看到这一幕整个人差点从慕清让的怀里面蹦起来。

    “余念,你受伤了?”

    听到贺书和关切的声音,余念心里感动的同时,又觉得难受。

    贺书和肯定是不知道她和慕清让不清不楚的关系才这样关心她。

    换做是南城的其他人,看到慕清让抱着她,谁还敢上来问一句她是不是不舒服?

    只有这个人,是真心实意得关心她。

    可是她却不配得到这份珍贵的关心。

    “你是谁?”

    慕清让一听到贺书和叫余念的名字,心底里面已然开始不爽,当着他的面关心他的女人,当他是死的不成?

    余念悬着的那口气蓦然间就松了下去,慕清让已经不记得贺书和了。

    贺书和迎着慕清让几乎能冻伤人的目光,没有丝毫畏惧的反问:“你又是谁?”

    这是什么情况?余念轻微的凌乱,很想问一句:你们俩是不是同时失忆了还是说都有脸盲症?她不禁将担心的目光投向了贺书和。

    在南城会有人不认识他慕清让?这简直就是个笑话。慕清让从贺书和的眼神里面看到了那抹暗藏的锋芒,这个人不是傻子,就必然是来故意挑衅。

    为的是他怀里的抱着的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招蜂引蝶的本事真是不小,他不过放任了她一个晚上,就有愣头青扑上来了。

    “你告诉她,我是谁。”

    慕清让抱着余念的手紧了紧,她整个人几乎被迫贴到了慕清让的胸口上,熟悉的清冽男性气息强势霸道得灌进她的鼻息里。

    你特么失忆了吗!慕清让三个字从你嘴巴里面说出来很费劲吗?

    余念的后背因为尴尬出了一身薄汗,现在的她在贺书和的面前,她在他的心里已经变成了一个妖艳贱货了吧!?

    那股绝望的气息顶着她的心肺。

    余念终于转过脸去,看向贺书和,用尽全身的力气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学长,他是慕清让。”

    贺书和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他当然知道这是慕清让。

    这张极具有辨识度的脸在南城也找不出第二张来。

    她没有否认她和慕清让的关系,这一点让他愤怒。

    “他不是你姐姐的男朋友吗?”

    贺书和故意问出这个刻薄的问题。

    余念面色一白,咬着下唇不说话。

    “好像听说你小姨要嫁的人也是姓慕。”贺书和的话就像是一把钝刀磨得余念心头血肉模糊。

    她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她从来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再难听的话,余念都能够咽的下去。

    但这话却是从贺书和的嘴里说出来,不用一个脏字,就将她撕裂的血肉模糊。

    慕清让眯着眼眸打量着贺书和,明明已经怒极,声音里面却是带着可怕的笑意,“她的私事,你没有资格过问。”

    听到他诡异的声音,余念浑身发冷,再这样僵持下慕清让指不定会做出什么对贺书和不利的事情。

    她拼命向贺书和摇头,眼神哀求又无助,看得贺书和心头火起。

    “余念,下来。”

    贺书和陡然间扬高了声音。

    余念差一点,真的就差一点,要听贺书和的话下去了。可是理智克制着她。

    “学长,你管太多了。”

    她冷淡得开口,一双清澈的眼眸里面没有任何生气,“我就是这种人。”

    贺书和被她的眼神刺痛。

    慕清让的耐心显然已经耗尽。

    苏医生在这个时候出来,“书和,来给我磨药。”

    老迈的苏医生眼神透着鹰隼般的凌厉,贺书和跟他对视了几秒,终于挪开了脚步,朝着他走去。

    “苏叔,这院子里面什么时候让外人进来了?”

    慕清让显然并不想这样轻松放过贺书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