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爱番外55章 翘课-二胎奋斗记在线无弹窗阅读-丝雨系列全套32部-丝雨系列图片网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时爱番外55章 翘课
    时爱番外55章翘课

    缺席也就算了,还让方南陪在身边。阿珏心里面,有一只叫嫉妒的小怪兽到处又抓又挠。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他能做的,不过是转头提着益母草泡的中药来看她。

    “好重的药味。“

    只是闻上一闻,时爱都觉得刺鼻。

    “对你身体有好处。”

    阿珏暗中嘲讽,“不是说自己长大了嘛?怎么连这点苦都不敢吃?“

    时爱拧着眉头一口气喝完,赶紧往嘴里面塞了一颗椰子糖,甜甜的味道蔓延开,她才感觉自己活过来。

    阿珏无语,“谁让你一口喝完了。”

    “分很多口,我觉得更加难受。“

    “良药苦口。“

    “知道了。“

    时爱伸一个懒腰,“我要睡觉了。“

    “晚安。“皇甫珏很自觉地离开。

    一等阿珏离开,时爱就拨通方南的diàn huà。

    “喂,方南哥哥。”

    时爱没有注意,有人去而复返。

    皇甫珏站在门外,那个说要睡觉的人,正在叽叽喳喳,一口一个方南哥哥。

    阿珏收回手,站了一会,悄无声息地离开。

    ……

    方南看一眼时间,提醒时爱,“早点休息。“

    时爱在diàn huà里面嘟哝,“方南哥哥,你是不是觉得没有我,会特别轻松?”

    时爱看不见方南的笑容有多温柔。

    他怎会轻松,不过是不想透支太多时爱的热情。

    “晚安。”

    好在时爱不任性,方南说什么就是什么。

    时爱也没有告诉方南,爷爷要将他们原先住的房子买下来作为谢礼。

    她想给方南一个惊喜。

    ……

    时老爷子问过时爱,明天要不要去上学。

    时爱被港督的侄女欺负也不是一次两次,以前还以为就是小孩子玩闹。没想到这一次会这么严重。

    时爱认真地思考,学还是要去上的。

    出乎时老爷子的意料,但让老爷子觉得十分欣慰。

    这才是时家的女儿,是他的子孙,有他的血性。

    当初在码头上面混,挨打出事,差点死绝的失败不是没有过。如果怕输,他可能早就被人剁成碎片喂鱼,哪儿会有现在的家大业大。

    时老爷子摸摸时爱的脑袋,他告诉她,“你放心去学校,什么都不要想。见到港督的侄女也不用怕。“

    因为现在的港督老老实实的,不敢再有什么大动作。

    时爱不知道这一场较量里面,自家到底竖起什么样的威风,但她清楚一件事,爷爷说的话,从来都是当真的。

    不像爹地,有时候会出尔反尔。

    恰逢期末,时学校参加kǎo shì,迎来寒假。

    司机在门口等时爱,上来迎时爱,替她背书包。

    “我要去方南哥哥的学校。“

    放假啦,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可以和方南哥哥愉快地玩耍。

    时爱在方南校门口等了很久,久到整个学校几乎都走光了,她才意识到不对劲。

    时爱跑进学校里面,路过篮球场的时候,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正在打球。

    她立刻跑过去问他,知不知道方南在哪儿?

    方南的shǒu jī打不通。

    “方南?他今天没来学校,你不知道吗?“

    方南虽然学习态度不够端正,不羁浪荡,但有一点,他不会翘一整天的课。

    这好像是胖子,虽然kǎo shì的时候有很多很多不会做的,但是他自豪他不会抄别人的。

    时爱只好打diàn huà给师爷,问问方南家的具体地址。

    时爱虽然在他新家呆了两天,却全然忘记那个地点的名字。

    “大xiǎo jiě,你不用过去了。我知道方少爷在哪儿。”

    方南现在人在警局。

    花街,飘飘欲仙的命案,抽丝剥茧,最后落到方南的身上。

    时爱想过去,却被师爷拦住。

    “这个时候,你出面,不合适。”

    时家的大xiǎo jiě,怎么能够跟命案牵扯到一起?

    时爱不解,“难道我不跟命案牵扯到一起,他们就会觉得我是个好人了?“

    不会的。

    只要时爱姓时,她就是一个黑道千金,在有些人的眼里面她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人,用84漂洗都无法洗干净的。

    时爱真不看重这个虚名,她只看重方南哥哥。方南哥哥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

    师爷沉默一瞬,让时爱把shǒu jī给司机,司机开车把时爱带到警局门口。

    ……

    方南已经接受了将近一天的盘问。

    审讯室,一盏灯,一张桌子,两把椅子,比室外还要低的温度,方南只穿着单薄的棉衣坐着。

    整整十个小时过去

    “你还没有成年,只要你承认,人是你杀的,到时候法官会从轻判的。你成绩又好,是个聪明人,到时候会送你少管所。我们这边也会为你保密。”

    差人从最开始的呵斥,到现在的好言相劝。

    “我没有做过的事情,为什么要我承认?“方南还是那句话,“那个老头不是我杀的。“

    “不是你杀的?认证都有,你说不是你杀的?“

    所谓的人证就是飘飘欲仙的老板娘,飘飘姐。

    那个想要对时爱下手的老头子,死在了飘飘欲仙。

    “我为什么要杀他?有什么动机?“方南冷漠回应,”就因为我出现在他的死亡时间里面附近?这也太扯了。我送盒饭,忙都忙不过来。“可是你的老板说了,你送了盒饭之后没有再回去。你当时在哪儿?“

    “我回家了。累,嫌老板给的钱少。”

    方南往椅子上一靠,“阿sir,你们拿出来实质性的证据行不行?”

    两个人成年rén miàn对方南,感觉滑不留手,根本无法拿他怎么样。

    扛过去就好了,这帮只吃饭不会做事的。方南压根没有提到时爱,如果再把她扯进来,只会让她受伤。

    少年的脸,英俊,冷漠,以及疲惫。

    没有任何的心虚表现,逻辑思维缜密。

    他根本就不像个少年。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来敲门,“时家大xiǎo jiě来了,要保释方南。“

    两个差人互相对视一眼。

    时家?

    哪个时家?

    方南心里咯噔一下,千万,千万不要牵扯进来,否则他的努力就要前功尽弃。

    半个小时后,审讯室的门打开。

    有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方南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