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爱番外285 征服我是不是让你特有成就感-二胎奋斗记在线无弹窗阅读-丝雨系列全套32部-丝雨系列图片网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时爱番外285 征服我是不是让你特有成就感
    时爱番外285征服我是不是让你特有成就感

    时爱收回自己的目光,神情里不自然地带上几分冷意。

    方南眼神一沉,那个鄙视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里面传来好消息,时老醒了。

    叱咤风云纵横港城的大佬又一次靠着强大的意志力和普通人难敌的好运走过了鬼门关。

    时老终于可以转到普通病房里。

    扫了一圈身边的人,时老皱眉头,“那个不孝子呢?”

    时爱完全没有想起来渣爹。

    “已经通知了。他正在赶回来的路上。”

    时老冷哼一声,他做这个手术混昏昏沉沉了起码有一天一夜,那个不孝子难不成是去外太空了还没有赶回来。

    罢了。

    罢了。

    “爷爷,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让厨房去给你做。”时爱眼圈红了,没有经历过不知道,看到爷爷还能睁开眼,她的心才真正放下来。

    “给你做你喜欢吃的樱桃肉好不好?”

    时老扯了扯唇角,想摸摸孙女儿的脑袋,可是手怎么也抬不起来。

    人老了,即使侥幸活下来,身体也大不如从前。

    “老爷子从一年前开始就已经戒掉了这些。”

    说话的人是方南,“三高,医生不让吃这些。”

    “……”时爱不知道。

    方南继续道,“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流食。老爷子,您先忍忍,非常时期,必须要听医生的话。出了医院,什么都好说。”

    出乎时爱意料的,爷爷点头了。

    固执的爷爷,居然没有二话。

    时老的身体仍旧很虚弱,大家没有在病房里面久留。

    出了病房,时爱就收到了方南的冷嘲热讽。

    “现在想要做个孝顺的孙女是不是有点太迟了?”

    时爱脚步一顿。脸上神情难堪。

    “我是不懂。”

    时爱咬唇,“我只是想让爷爷高兴。”

    “做样子之前能做点功课吗?你爷爷以前还不用这么频繁得住院!你还活在过去?”

    方南寡淡的语调依旧杀伤力十足。

    只是现在的时爱不是以前那个说两句就要哭不哭的小姑娘。

    “是。哥哥提醒得很对。我确实应该下功夫好好重新了解一下照顾爷爷应该注意的事项。”时爱甚至还能对方南微笑,“谢谢哥哥提醒。哥哥你也很累了,不如和周xiǎo jiě去休息?”

    方南盯着时爱,那目光陌生得像是第一次见面。

    “小爱。”

    方南温柔得勾起唇角,上翘的弧度能迷惑人心。

    “嗯。”

    时爱意外他这样的称呼,望着方南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戒备。

    这里有这么多人。

    他是个低调的人。

    他应该不会做出什么蠢事吧?

    周颂诗在旁边,小意也在旁边。

    还有那些huó dòng在走廊另外一头的保镖们。

    “你说得对,我确实应该去好好休息。去之前,我把注意事项已经整理好成一份文件。这几天公司里面耽误了很多事情,接下来我可能没有办法来医院守着。爷爷这里就要你多费心。”

    方南抬脚往房间里走去,“你跟我来。”

    时爱没有拒绝方南的好意。

    现在他的女朋友他的新欢找到医院来了,他要离开医院去陪着女朋友,这是人之常情。

    时爱完全谅解。

    她抬脚跟着进去,嘴上还乖乖巧巧地说着,“谢谢哥哥。”

    多么友爱的兄妹!

    时爱也觉得这才是她和方南的正确打开方式。

    进门之后,方南手里拿起一份文件袋。

    真有心,看得出来是努力整理过了。

    时爱脸上的笑容变得真诚起来,一扫刚才在外rén miàn前的做作。

    在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方南肯定帮忙照顾了很多次爷爷。

    时爱朝着方南走过去,双手捏住了文件袋。

    没动。

    时爱疑惑地抬眼看他。

    腰上一紧。

    时爱整个人到了方南的怀里,圈着她腰肢的手如同钢铁。

    文件从手中滑落到地上。

    “时爱,为了甩掉我,你真是连你最不屑的手段都涌上了?”

    覆盖着薄茧的指腹在她脸上游走。

    他的呼吸喷薄在她的鼻尖,这么近的距离,甚至能数的清楚他的睫毛,又浓又长。

    “是不是觉得绿帽子戴着暖和?还是说我在你心里面就是那么一个不堪的人把我和你不喜欢的人送到一堆,你的世界就清净了?”

    时爱的脸蛋陡然间变成熟透的水蜜桃,红扑扑的,yòu huò着人去咬一口。

    因为方南直接将她抱起来,困在了桌子上,裙子的下摆被撩开,她想躲都来不及。

    方南的粗暴和直接,让时爱从羞涩变成恼怒。

    “你疯了?”

    时爱咬着牙,压低声音,“他们都在外面!”

    万一谁要是开门进来,看到他的手伸到她的裙摆里面,她和他就是有十张嘴都说不清楚了。

    “那又怎么样?看见就看见。”

    方南满脸的阴沉,另外一只手把控着她的腰肢,“这种事情我们做得少了”

    时爱紧绷着身体,眼底里面流露出惊恐,她不是方南的对手。

    “方南!以前是以前!现在我们是兄妹!”时爱真的要哭了。

    “我们之间有血缘关系?非要我把话说得这么清楚?”

    “兄妹不能做这些事情!我也没有说你背叛我之类的话!我没有说你给我戴绿帽子!我没有!这些都是你强加给我的罪名。”

    方南忽然之间松开了手。

    时爱几乎是从桌子上跌落下来,收拾好推高的裙子,把滑落到肩头的带子扶回原位。

    方南的声音从高处传来。

    高不可攀,寒意逼人。

    “三年的时间,你就没有勇气去求证我和你到底有没有血缘关系?”

    方南终于明白这个说爱不到他就要死的女人为什么会突然间变得面目全非。

    “真是难为了你费心找了这么多借口和理由跟我分手。我居然会信你说的话。你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爱我。年少的时候,一无是处的时大xiǎo jiě怎么能没有任何成就呢?连小太妹都可以把你欺负成那个样子。征服我是不是让你特别有成就感?”

    时爱心里痛到无法呼吸,哆哆嗦嗦的双手怎么也口不好最后一颗扣子。

    她漠然道,“你也别说得那么可怜。请你想想你对我不闻不问的那几年。你选择了你的家人。为什么我不能选择我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