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爱番外299介绍慕清让给你认识-二胎奋斗记在线无弹窗阅读-丝雨系列全套32部-丝雨系列图片网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时爱番外299介绍慕清让给你认识
    时爱番外299介绍慕清让给你认识

    第二天,在时老爷子的温泉北苑开年中的员工大会。

    时爱和程鱼都被要求换上礼服,淑女的,优雅的,漂亮的礼服。

    有一套礼服是宫占东送过来,说是某个奢侈品的高定款。

    程鱼扫了一眼盒子里的红色礼服,满脸的厌恶。

    她称之为姨妈血一样的玩意儿。

    “说出去都是笑话,我们家是买不起礼服吗?非要穿别人送的?”

    就在刚才,女佣来传达时父的“旨意”,等会程鱼必须要穿上这一条礼服出席年中大会。

    这一次来的人除了时家企业里被表彰的精英们,还有公司里的股东,宫家也会派代表来。

    早在两年前,时家就和宫家联合。毕竟都是一个路数发家致富的。

    程鱼端起房间里的红酒,“不小心”滑落杯子,高级定制的礼服瞬间被毁。

    “漂亮是漂亮,可是太娇贵了。”程鱼慢条斯理叫来女佣,“这条裙子不能穿了。”

    女佣只好立刻带走这条裙子想办法处理好。

    “小鱼,你别怕。”

    时爱暂时只能这样安慰mèi mèi。

    两姐妹站在会场的外围,程鱼穿着黑色裙子,脸上的表情难看。

    “阿姐,你不要做傻事。”

    程鱼握住她的手,这个天气时爱的手指凉得很,“不要做那种代替我的事。如果最后嫁给那个恶心的人,那也是我的命。当然了,我也不会那么轻易认命的。这些人,不要觉得生了我,就可以让我听他们的话做任何事情。”

    在人群的另一端,时爱轻易寻到了方南的目光。

    彼此眼神交汇,下一秒,非常默契地移开。

    两姐妹被带到时父面前,宫占东微笑着问程鱼,为什么不穿那件红色礼服,你穿黑色不好看。

    “不好看,可以不看。”她喜欢穿什么颜色用得着他来决定?

    宫占东真是大写的直男癌。

    ”小鱼。”

    时父摆出父亲的架势。

    这已经是时父非常温柔的状态。

    大概是在外rén miàn前,尤其是他非常欣赏的女婿面前,又或者是因为集团的收益又上一个高峰,总之,今天的时父难得的心情好。

    “是我的错,爹地,是我不懂事。我不应该不小心把礼服弄脏了,那可是高定款呢!能省一笔钱就多省一点,毕竟我们家现在也没有多少钱。”

    程鱼话锋一转,从强势过渡到懂事的小孩子。

    “你这个孩子,胡说什么呢?”

    在场还有其他董事,这让要面子的时太子如何下得了台?说时家没钱?这不是打时家太子爷的脸吗?

    “弄脏就弄脏了,没人怪你。明天让人重新给你和你姐订做三套礼服。”

    程鱼脸上露出惊喜的笑,“谢谢爹地!这还是我第一次订做礼服呢……”

    啪!

    程鱼当众又一次给时父扇了“一巴掌”。

    “小爱,带你mèi mèi去休息。”

    时父给了时爱一个凌厉的眼神。

    时爱微笑着,装作故意看不懂的样子,“宴会不是还没有开始吗?爹地。”

    还想参加宴会?时父感觉自己的脸都被程鱼丢尽了,处处一股小家子气,像是没见过世面一样。姓程的那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教育孩子的?

    他反正没想过自己有责任。

    宫占东在这个时候开口,“我带你们四处转转?”

    “好啊。”

    时爱和程鱼两姐妹几乎是异口同声道。

    “阿姐,等会找机会甩开他。我们离开这个无聊的地方。”程鱼用只有时爱能听到的音量说。

    路越走越偏,穿过别墅到了湖边。

    为了这个年中宴会,整座湖边上都围上了彩灯,绚烂的光投到镜子一样的湖面上,宛若仙境。

    牛皮糖一样甩不掉的宫占东终于停下脚步。

    从黑暗里面走出一道颀长的身影。

    宫尧端着酒杯,一股子邪气,眸光掠过时爱落到程鱼的脸上,那天只是匆匆一瞥,今天才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打量,“这个小姑娘长得真眼熟。”

    宫占东皮笑肉不笑,“这种搭讪方式是不是太老套了?”

    “搭讪?这种类型的谁敢搭讪?”

    宫尧意有所指。

    宫占东脸色微变,“说话小心点。”

    宫尧哈地笑了一声,绕着不明所以的程鱼走了一圈,边走边说,“像啊!真的太像了!没想到世界上还会有那么相似的两个人。”

    时爱投去不悦的目光,“宫二少!”

    宫尧扯了扯嘴角,“你mèi mèi缺男朋友吗?”

    “怎么?你想要自荐枕席?”

    程鱼用刚才宫尧打量她的方式打量他,被动挨打可不是她的风格,“我对未成年没有兴趣。”

    宫二少摸摸下巴,眼神锐利,“啧,这个性格可比余恋讨喜多了。”眸光移到宫占东的身上,“我想慕氏集团太子爷应该会很喜欢她这个性子,这样外貌的女人。”

    呸了一声,宫二少的小心眼发作,“我说错了,她哪儿算女人,就一个火柴妞!”

    时爱听懂了宫尧的意图,看他的眼神瞬间淬了寒冰,“我mèi mèi谁也不像!”绝对不可能让她去做余恋的替身!

    慕氏集团的太子爷确实有高人一等的家世背景和在南城再也找不到第二张脸的出众外貌。

    最让时爱印象深刻的莫过于,他对余恋的感情。

    事实上,只要提到慕清让,大家都会想起他如何爱恋那个早逝的薄命红颜,深情本身就是一桩悲剧,尤其是对替代品来说!

    比时爱更激动的是宫占东,提高音量嘲讽道,“太子爷早就有其他的替代品。”

    “你说余恋的mèi mèi?我可不觉得他们相似。要是你mèi mèi往太子爷面前一站,我保证,他更喜欢你mèi mèi,而不是余恋的mèi mèi。”

    谁要这种可笑的保证了?

    “不需要!”时爱真的讨厌宫尧,“你不要添乱!”

    “那也比让你mèi mèi嫁给我大哥好啊。”宫尧笑地森冷,“毕竟跟慕氏集团的太子爷在一起那可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连你爹地对你说话都要客气三分。你在南城甚至可以横着走。女人的婚姻不就是两回事?要么嫁给爱情,要么嫁给金钱。爱情是人类永恒的话题,我建议你们选择金钱。”

    时爱:“……”

    宫爷的脑回路骑着皮皮虾都追不上。

    宫占东嗤笑,“慕清让宠女人?你把他描述成什么了?一个爱情至上的情种?慕清让知道你这么黑他?”

    宫尧意味声长道,“那也比没命强,你说是不是,我的兄长大人。”